把权力关在硬盘里

  2月2日,四川省崇州市综合执法局二大队一中队队长万钢带着两名执法队员来到秦鹤大桥工地进行综合执法检查。在执法现场,执法人员对照住建、水务、国土等17项执法清单执法,并将执法结果现场打印,经过执法对象签字确认,执法结果上传到指挥中心。

  每名执法人员手中,都有一台手持执法终端。这是崇州市综合行政执法智慧体系中,最前线年开展行政执法体制改革试点以来,崇州市逐渐探索出了自己的一套办法,提升执法效率、节省人力、增强人民获得感。

  在终端部分,每位执法人员配备的手持执法终端能够将GPS定位、视频监控、图文互动、智能终端、实时对讲应用等先进的技术引入到综合行政执法智慧服务App中,实现在巡查过程中的事件上报、任务接收、信息查询、证据收集、案件办理的快速处置。

  智慧业务平台则通过整合空间数据、法律法规数据、权力清单数据、相关业务数据、执法人员数据、系统运行支持数据等,形成相应的平台数据库。通过平台数据库开展相关执法业务,并为全市的一线巡查监管人员提供基于智能终端服务应用。

  崇州市综合执法局局长代会明介绍说,综合执法队伍平均年龄48岁,要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掌握所有业务并不容易。崇州市综合执法局开创性地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之外,整理形成巡查清单,执法人员只需按照清单上列出的所有事项进行检查并将结果上传至平台即可完成相关工作。代会明说,此举既让执法公开透明,也保护了执法队伍。

  手持执法终端为一线执法人员提供了基于平台的终端服务应用。整合执法改革过程中梳理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巡查清单”及涉及的全部法律法规数据。实现在执法过程中,根据执法事项自动弹出检查事项、自动提供法律依据、自动生成执法文书的“清单式”执法,破解了综合执法后人员业务不熟、年龄结构偏大等问题,也避免了选择性执法、“人情执法”等执法标准不一的现象。

  据介绍,智能化平台已建立起“监备、处量、协调、指挥、考核、决策”六大体系。每一项检查事项、处理结果必须在指定时间、制定地点完成,规避了执法人员“人情执法”“选择性执法”的可能性。

  据崇州市政府法制办主任杨成毅介绍,“过去由于执法队员在执法过程中自由裁量权运用不合理,造成执法不公,处罚轻重不当。对实施标准化建设,从制度上有力规范了自由裁量权,最大限度地从制度上保障了执法公正、公平。”

  “原来用纸质报告,无法杜绝对违规现象视而不见。比如消防不合格,但是不写到报告上,就不会被处罚。再有接到举报,网吧有未成年人上网。按照规定是网吧要为每个未成年人罚款3000元,但3改成2,2改成1,就是一笔的事情。”代会明说,执法终端和执法平台的配合,让“人情执法”无处施展,真正将“权力关在硬盘里”。

  “要想群众有获得感,是要感受到有回应。”代会明说,对投诉问题迅速回应是让群众感受到获得感的重要途径。尤其是烧烤油烟等投诉,如果回应慢,投诉的问题稍纵即逝,百姓会觉得问题没有解决。

  记者在成都市网络理政平台发现,崇州市民邵女士上午9点55分发帖,举报崇州质检路长期有游商占道经营,严重影响附近市民出行。

  几分钟后,二大队收到投诉,随后与在质检路附近巡查的一大队七中队执法人员伍快良联系。伍快良和另外一名执法人员立即赶往现场,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执法,解决了投诉的问题。随后,伍快良通过执法终端将执法结果上传到指挥中心,随后的11点21分,指挥中心人员在平台上对邵女士的发帖进行反馈。

  综合行政执法智慧服务平台实现了跨层级平台对接,将事件派送、处置时间由过去1~2天缩短到半小时内,及时解决群众诉求,节约政务资源。从业务驱动转变为数据驱动,速度更快,效果更好。

  据介绍,2016年3月,崇州市开展行政执法体制改革试点,成立崇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集中行使城管、规划、住建、国土等7个部门的1394项权利事项,划转执法人员391名,将“谁来执法”的问题化整为零,节约执法资源。

  2017年,崇州市又在此基础上启用综合行政执法“智慧服务平台”。平台数据库整合相关部门审批数据、空间数据、法律法规数据、权力清单数据等,形成跨部门数据共享机制,行政执法从“业务驱动”转变为“数据驱动”。

  据了解,自1997年以来至2002年,全国有23个省、自治区的79个城市和3个直辖市经批准开展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试点工作,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2002年8月22日,国务院作出《关于进一步推进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决定》(国发[2002]17号),该决定指出并明确了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指导思想、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范围、进一步做好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要求。

  2002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中央编办《关于清理整顿行政执法队伍实行综合行政执法试点工作的意见》,该意见充分认识清理整顿行政执法队伍,实行综合行政执法试点工作的重要意义、试点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原则、试点的基本内容、试点的组织实施等四个方面提出了意见。

  崇州市作为四川省确定的跨部门、跨领域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试点县(市),肩负着先行先试、积累经验、探索道路的重要使命。2013年,崇州市成功获批全国智慧城市试点,为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智慧城市相关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历史契机。综合执法智慧服务平台以崇州市IPC枢纽大楼的基础设施和崇州市政务数据共享交换平台作为基础支撑,通过整合7个部门的数据实现信息共享、业务协同、运转高效的工作机制。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规划司公示的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第八批)名单中,崇州凭借大数据发展亮点入选该名单“特色”申报系列,是全国以大数据入围的4个基地之一。目前,崇州市已整合9个部门相关数据,下一步将打通崇州市20余个部门的数据通道,实现信息共享。

  打通数据平台,如何破除不同单位间的顾虑,减少阻力?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北大—绿欣高可信基础软件联合创新实验室副主任郭耀介绍,绿欣为崇州提供北大数据管道技术,在安全性优先的基础上,一方面解决了政府数据相互割裂,无法跨部门、跨系统分享的瓶颈,另一方面提高了获取数据的时效性,直接从原部门实时调取数据,不需要通过第三方平台供应数据,省去了沟通问题,大大提高了效率和数据精度。

  中铁二局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周文峰已经在四川做了9年多施工管理工作了。开始几年,他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接待检查。“一天一两个检查很正常,上午查扬尘,下午查文明施工,晚上还要进行噪声检查”。

  周文峰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崇州市刚开展综合执法工作不久,他就来到崇州进行施工管理工作了。

  综合执法工作开展后,给工地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部门检查次数变少了,遇到需要咨询的工作也知道找哪个部门问了。不会再出现因为不同部门间标准不统一带来的麻烦。

  记者注意到,综合执法前,有关部门对工地的执法检查包括住建、规划、税务、国土等4个领域。过去,这样的检查需要“4个部门,4台车,12个人”。现在,这项工作需要“1个部门,1台车,3个人”。

  成都市大数据和电子政务办电子政务处处长鲁刚介绍,“崇州市在综合执法行政改革过程中,利用北大-绿欣实验室的大数据技术开发的综合执法智慧服务平台,解决了全国普遍存在的多头执法、重复执法、执法扰民、执法不公等全国性普遍执法问题,崇州综合执法智慧平台完全切合现在国家正在推进的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已取得了宝贵的可复制经验。成都市计划2018年6月前完成高新区、天府新区、武侯区、成华区、双流区、彭州市、金堂县等七个区县崇州模式的复制,下一步将向全市22个区县推广。”

  目前,崇州市综合行政执法系统已纳入国家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应用试点工程。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徐继敏认为,崇州市综合行政执法智慧服务平台集执法办公、案件查询、信息交换于一体,实现信息交流与共享,也可对执法进行监督。同时,以信息化手段集中统一处理各类行政违法案件投诉举报、建立完善民意分析研判机制、强化群众反映突出问题的筛选处置,可以做到回应及时、处置精准、执法有力。

  崇州市委编办主任杨林认为,改革已取得了初步成效,但相对集中后的单位与原单位之间的职权划分、事前审批与事中事后监管的关系、相互间的执法配合协调等,依然还有许多问题需要探索解决。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晨赫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2月13日 05 版)

TAG标签: 硬盘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