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如果不是这次近距离采访侯云德,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德高望重、一辈子只和病毒打交道的科研泰斗,居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哲学迷”。哲学是一门高深学科,但在侯云德老人那里,却像一副“显微镜”,让他不仅看到了自己的职业使命,而且找到了医学发展的规律。

  他认为,世间万物都有着它内在的规律,只是人们有没有发现而已。而哲学就是规律中的规律,它能帮助人们探寻真理,挖掘事物间的内在联系,从而达到指导工作、生活的目的。

  病毒、细菌是这个世界上最变化无常的事物,它们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肆虐起来却能够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生命和健康威胁,轻则发烧感冒,重则患病身亡,甚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会遭受重创。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每次与病毒的斗争都是惨烈的:14世纪爆发的黑死病,夺走了约2/3的欧洲人的生命;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让5000多万人死于非命……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近数十年来,医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人类在与病毒的斗争中越来越占据优势。一代又一代医学工作者、科研人员,用他们的心血甚至生命,为人类生存提供着更为有力的保障。在这个过程中,科学家们慢慢发现,看似可怕的病毒,实际上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任何看似偶然的事情,其实都存在着必然。”侯云德说,每一种新型病毒的出现,都是基于原有病毒的变异,或者是多个病毒重组或重配交叉混合后形成的产物。因此,只有阐明病毒的本质,才能够预判,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2009年,时任卫生部部长的陈竺找到几位医学科学家探讨H5N1型禽流感问题。侯云德在发言时提议,要特别关注猪的流感,因为猪是一种特殊的物种,它能够感染禽流感,同时也能被人类的流感所传染。那么,当这两种病毒同时进入猪的体内时,就相当于形成了一个病毒的容器,新的流感病毒很可能由此产生。巧合的是,3天后,墨西哥就被报道暴发了甲型H1N1流感,而其中就含有猪的基因片段。

  侯云德跟病毒打了70多年的交道,他们之间是对手,也像朋友,拆招卸招,你来我往,你变异得更厉害,我就研究出更厉害的手段来对付你。

  2009年的甲型H1N1型流感被世界卫生组织定性为6级,即全球流感大流行。这是人类历史上第6次流感大流行,前5次人类都没有成功干预。而第6次,在侯云德的带领下,我国科学家通过强有力的科研实力和国家传染病技术防控网络体系,把病毒的大流行给阻断了,这不仅是中国人的骄傲,更是人类的骄傲,这说明,人类已经完全有能力了解病毒并战胜病毒。

  至今,这位已88岁高龄的“哲学迷”仍奋战在疾病防治的第一线,用他高屋建瓴的医学思想指导着一代又一代科研工作者。他不仅用显微镜观察着病菌,而且更在拿着哲学的“显微镜”探求规律。

TAG标签: 显微镜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